您当前的位置:首 页 > 学术理论 > 正文内容
京剧票界文化论文集-日本东京票房吴敏
发表时间:2015-12-28 ? 浏览次数:213次
京剧票界文化论文集 - 东京票房与加州票房之异同(提纲)


  日本东京票房吴敏


  票房是非专业戏曲演唱者组成的团体及活动场所。除却台湾和港澳,海外京剧票房要数美国最多,数日本历史最长。美国由于华人居多,票房也就最多,仅加州就有二十几个。而日本,京剧票房只有一个——东京票房,但它的历史却最长,已走过了65个年头。笔者于2009年和2013年两次赴加州参观调查了加州若干个票房,如旧金山的南湾国剧研究社、海韵剧艺研究会、美华京昆艺学会、洛杉矶的中华之声国剧社、长春京剧社、振兴京剧社、怡和京剧社,对加州票房与东京票房的现状作了一下比较,发现东京票房和加州票房虽说都是海外票房,但不尽相同,各有特点。


  一.关于两地票房的历史


  1.东京票房在海外票房中历史最长


  东京票房诞生于1949年,比美国最早成立的票房——纽约“国剧雅集”(1951年建立)还早两年。东京票房的票友三教九流,历经四代。目前东京票房共有18人,平均年龄50岁。会员多为教师、公司职员等工薪阶层。票友平均年龄呈年轻化趋势。


  2.加州主要票房的成立时间


  (1)南加州(洛杉矶地区)


  罗安祺国剧社据说是南加州最早的票友社团,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叶由**影星卢燕的母亲李冬真(老生演员李桂芬)创立。


  其次要数南加州国剧研究社。此票房是从罗安祺国剧社分离出来的,建于1969年。2007年举行过成立38周年的纪念公演。京剧丑角名票、相声大师吴兆南一直是票房的中流砥柱。


  (2)北加州(旧金山地区)


  “海韵剧艺研究会”曾是旧金山地区八大票房中创立最早、影响**的票房,始于1975年,2011年起呈解散状态。


  旧金山现存票房历史最长的要数梅兰芳艺术研究会,成立于1984年11月,距今将近有30年的历史。


  历史较长超过20多年的还有美华京昆研究社和南湾国剧研究社。


  规模**的要数南湾国剧研究社。成立于1989年,至2013年已走过了23个年头。


  低于20年历史的票房比较多,如洛杉矶地区成立于1997年的中华之声国剧社,成立于1999年的长春京剧社、成立于2008年的振兴京剧社。旧金山地区有成立于2010年的《世界日报》旧金山票房、以及成立才一年多的硅谷博雅票房。


  二.关于票房规模和人员结构


  1.东京票房与加州票房相比,具有规模小、票友年纪轻、在职人员多、新华侨比例大、中日票友参杂的特点。


  东京票房规模不大,比起初中期40多人来,现今只有18个人。而加州票房,人数多的达20—40人,人数少的只有7—10人。


  东京票房票友年龄**的是75岁,最小的是30岁,平均年龄在50岁左右。这比加州票房票友的平均年龄要年轻20岁。加州票房票友年龄**的是97岁,90岁以上的票友在加州票房中并不少见,一个票房多则四、五个,少则一、二个。


  东京票房除两位退休人员和三位主妇外,其他票友都是在职人员。票友有中国人,也有日本人。中国人都是新华侨。


  加州票房是清一色的中国票友,票友的三分之二是退休人员和专职主妇。其中大多数是早年从大陆、港台去美从政经商、留学就职的老一代移民,也有部分最近十年从大陆去美探亲及至定居的老人。


  三.关于票房行当流派的分布与伴奏实力


  东京票房与加州票房相比,具有行当不齐,伴奏实力不强的弱点。


  东京票房只有青衣、花旦、老生和老旦,没有花脸、小生和丑角。流派方面,旦角有唱梅派、荀派、张派、程派的,老生则多是余派、杨派,没有麒派。


  至于伴奏,没有专业鼓师。胡琴由一位专业级琴师及其他几位票友琴师义务操持。武场由票友组成,正式演出时则雇用两三个专业伴奏人员。角色不够,也必须外借人手。


  加州票房人多,行当齐全。票房的乐队专业琴师不少,外加票友琴师,实力雄厚。武场则和东京票房一样基本上由票友兼任。


  东京票房与加州票房不同的一个特点是专业琴师只有一个,而且不是每次都来。票友琴师承担了伴奏的重任。琴师会什么,票友就学唱什么。票友不能当场点琴师不会的曲子。相比之下,加州票房就不存在这个问题,票友想唱什么就唱什么,琴师基本上都会拉。


  加州因票房多,票友可以同时参加几个票房的活动。如南湾票房的社长徐茜影也参加梅兰芳艺术研究会的活动,梅兰芳艺术研究社的社长马润超也是南湾票房的会员。


  四.关于活动次数、场所与会费收支


  与加州票房相比,东京票房有活动次数少、但人均习唱时间长、会费较便宜的特点。


  东京票房的活动次数每月基本两次,场所放在公寓集会所或学校礼堂,租金很便宜或免费。因场地费支出少,又不用付伴奏费,所以会费便宜。


  加州票房大多数每周活动一次,也有每月活动一次或两次的。因人多,演唱时间很短。


  加州票房的活动场所,有设在教堂和私人会馆的,也有设在文化中心、休闲中心和老人保健中心的,也有设在公寓集会所的。有花钱租用的,也有免费使用的。


  加州票房的乐队因有专业琴师和鼓师,故需要支付伴奏费。


  由于加州票房要支付场地费和演奏费,故会费要比东京票房收得高。


  五.关于公演情况


  东京票房在举行公演这方面与加州票房相比,要艰难、费力得多。两地票房的公演虽然都是京剧公演,却也有自己的特色。加州票房要比东京票房搞得随意频繁、有清唱也有折子戏。东京票房要比加州票房搞得正式隆重,文戏、武戏、样板戏皆有。


  1.东京票房公演不如加州票房频繁


  东京票房初期和中期搞过很多公演,近年来公演很少,举行发表会和堂会。而加州几个大票房,几乎年年有公演,即使不上演折子戏,也一定有清唱会。


  2.东京票房公演不宜搞清唱会


  加州票房演出有折子戏,也有清唱,而东京票房却不能搞清唱节目。原因在于面向的观众群大都是不懂京剧的新华侨和日本人,不像加州票房演出,看戏的都是中国人,都是内行——票友或戏迷以及他们的亲友。


  3.东京票房与加州票房的公演剧目各有侧重


  由于两地票房面对的观众不同,所演的剧目也就有所不同。


  东京票房的观众都是新华侨和日本人,故选择剧目就不能光顾票友的兴趣,还要考虑知名度、趣味性和刺激性,要有情节或有武打的折子戏。东京票房在公演中还尝试了样板戏的演出,目的是招徕新华侨观众。


  加州票房安排公演剧目,不必考虑观众的因素,因为观众都“圈内人”,只考虑票友的喜好和能力就行了。票友多,行当流派多,戏码也就多。纵观近年来加州几个大票房的公演节目单,大都是以唱念为主的文戏,少有做功戏,更没有武戏。不像东京票房的观众是“外行看热闹”,加州票房的观众是“内行看门道”。


  4.东京票房无实力搬演全剧


  由于东京票房成员少、角色少,会演戏的少,伴奏人员会全剧的少,所以无法挑战京剧全本的演出。


  加州票房则不然,经常演出全本京剧。自家票房演出人手不够,还可请兄弟票房来帮忙,票友可串来串去参加演出。另外,票房之间有时也搞联合演出。


  5.东京票房公演票友几乎都上场


  东京票房每次公演票友基本都上场。由于票友人人上场,有的人还要扮演两个节目的角色,因此就会遇到化妆时间来不及或者武场没人打的问题。


  加州票房除了清唱会之外,折子戏的演出不存在这类问题,出演的票友只是一部分,一半或三分之二的票友是观赏。


  6.东京票房的公演筹备比加州票房多而复杂


  一是公演宣传难。因东京票房公演面临的观众是一大群不懂京剧的“圈外人”,不发海报,不大力宣传,就无人知晓,无人来看演出。不像加州票房,票友公演只要在“圈内”通知一下就行了,所有兄弟票房的票友以及戏迷们自然会来声援、观摩。


  二是字幕翻译难。因观众大半是日本人,不翻译不打日语字幕,观众就看不懂。而加州票房因观众都是中国人,都是“圈内人”,演出只要打中文字幕就行了,节省了字幕翻译这方面的人力和财力。


  三是经费筹划难。加州票房演出能获得广告费和票友、戏迷的赞助费,东京票房则不然。东京票房的票友大都是工薪阶层,每人能出300—500美元演出费已很不错了。不够之处,一是动用平时积攒的会费,二是靠卖票。卖票其实杯水车薪,但却能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演出的水平。加州票房的公演大都不卖票,互相送票。少数票房演出也卖票或半卖半送。加州票友的出演费要比东京票房高,文武场出场费与东京一样。也有按照戏码来算出演费的,比如开场戏和压台戏费用不同,时间长的戏和时间短的戏费用不同,人少的戏和人多的戏费用不同。


  从上所述,可见东京票房与加州票房的相异之处,但两地票房也面临着共同的问题,即票房后继无人,票友年年减少。旧金山历史最悠久的海韵票房已因老票友年迈、行动不便而中止活动了。加州其他票房老年票友也日益减少,因为他们自己不能开车,出门没人接送就无法参加票房活动。东京票房要从日本人和新华侨那里发展新票友,加州票房也要从新移民中培养新票友,这是两地票房今后亟待解决的新课题。


  2013年9月29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