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 页 > 学术理论 > 正文内容
京剧票界文化论文集-青海大学成人教育学院讲师冯天魁
发表时间:2015-12-28 ? 浏览次数:199次

京剧票界文化论文集-小议京剧票友之现状-

青海大学成人教育学院讲师冯天魁



  关于京剧票友一词之由来,我不打算在这里叙说。我只想就我在西宁的票房中所看到的,以及在和一些外地票友的交谈中所听到的,说说我对当前票友队伍现状的看法和希望而已。我认为今天的绝大多数票友,都只能被称之为戏迷或京剧爱好者而非名副其实的票友。就拿我自己来说吧,也是如此,这是因为:虽然我已在上世纪50年代便参加了票房的活动,但至今也只会唱一些唱段而不会表演;同时,我也是票房乐队的成员,但无论是操琴或司鼓,都只会伴奏一下清唱而不能伴奏彩唱和正式的演出。那么,应如何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票友呢?对此我觉得,要想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票友,至少应符合如下两个方面的条件:


  第一,不仅会唱会念(必须发音准而且板眼正确),同时还要会表演(能正确掌握并运用相关的程式动作)。


  第二,应了解有关的一些京剧音乐方面的知识,特别是文、武场方面的知识,例如文场中胡琴的过门、势头、行弦、曲牌以及武场的锣鼓等等。


  可是,今天票友队伍的实际状况又是怎样的呢?据我所知,只有很少的票友,是在追求艺术和快乐的统一。其具体表现是:(1)能吃苦钻研京剧业务,从不放过有关京剧方面的学习机会,例如参加全国京剧票友活动和有关的学习班等;(2)能自置服装道具,并能坚持阅读有关京剧方面的书籍和报刊。而大多数的票友,则旨在追求娱乐而已。其具体表现是:(1)非常缺乏京剧方面的知识,既不订阅京剧方面的报刊,也不阅读有关京剧方面的书籍,仅仅看看光盘或听听录音罢了;甚至有的票友竟然荒唐到不知“皮黄”为何物,连自己所唱的唱段,是什么板式或由哪些板式组成的都弄不清楚;(2)对别人提出了在其演唱中的缺点或错误时,不仅不能虚心地接受,反而会说出十分生气的话:“我又不是专业演员,我又不靠这个吃饭,你又何必这样说三道四的呢?”!


  综上所述,在今日京剧市场很不景气的情况下,作为京剧票房的票友,则更应加强对于京剧事业的责任感,都更应严格地要求自己,努力学习,不断进取,以期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思想素质和业务素质,从而能为弘扬祖国的传统文化和振兴京剧而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吧!


  以上所言,如有错误和不当之处,敬请大家批评指正是幸。


  2015.3.6


  新时期的上海京剧票房


  上海广播电台**编辑秦来来


  台上唱戏的,称演员;台下看戏的,叫观众。


  偏偏有看戏的不安分,也想登台亮亮嗓子、伸伸拳脚,于是产生了票友——就是闲暇之余,学习身段,钻研唱腔、一有机会,登台亮相。


  有了票友,也就产生了票友聚会、研讨的场所,这就是票房。


  这个票房不是剧场门口卖票的房间,而是戏迷自发组织的活动场所,为了研究、交流看戏心得;为了可以和心仪的演员沟通、探讨;也为了可以自娱自乐,或清唱、或彩唱,过过戏瘾……


  京剧,作为中国戏曲**代表性剧种之一,它在民间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;曾经几度兴盛的京剧的票房、票友活动,就是鲜明的写照。


  京剧票友是一个庞大的群体,他们挚爱京剧艺术,不仅具有较高的艺术鉴赏能力,而且勇于进行艺术实践,是一个充满生机、充满活力的群体。


  京剧在上海流行后,票友、票房也应运而生。上海的京剧票界活动,最早可以追溯到清光绪年间,产生了“盛世元音”、“雅歌集”、“春雪社”、“中华票房”等;20世纪2、30年代及以后产生的“励志社”、“正谊社”等票房;并且涌现了像冯叔鸾、苏少卿、程君谋、孙钧卿、李家载、杨畹农等造诣极高的**票友。


  新中国成立以后的5、60年代,北京、上海、大连、天津及全国各地拥有了大量的票房组织,由于当时的基层工会在各企事业单位影响力很大,而各级群众文化馆有着极强的组织能力,广泛的群众艺术活动在当年相当活跃,故而许多票房产生在企业、厂矿,甚至大中院校都有剧场与票房互动、演员与票友共进,有效地推动了京剧事业的蓬勃发展。


  “文革”结束以后,上海的业余京剧活动曾经火爆过一阵。据说,京剧票房在上海曾经有200多个。今天,京剧艺术遇到了****的尴尬,演戏的好演员越来越少,能演出的剧目越来越少,懂戏而经常看戏的戏迷越来越少,年轻的看戏的越来越少。为此,中央领导同志身体力行,他们不仅在政策上给与优秀的传统艺术以支持,而且自己带头唱京剧,以实际行动振兴京剧、弘扬民族艺术。以上海为例,***、***同志对领导干部带头学唱京剧、推广京剧,提出要求、做出表率。


  ***在上海当市长的时候,抽空参加“上海国际京剧票房”的活动,而且认真缴纳会费,一时传为佳话。


  《新时期的上海京剧票房》一文,将对目前依然积极活动的上海京剧票房、特别是对市人大、市政协以及其他一些以领导干部为骨干的京剧票房(这是新时期突出的可喜现象),作出较为详尽的调查报告。


  一.上海京剧票房的现状


  “文革”结束以后,随着社会安定、政治清明、经济发展,特别是被封锁了2010年之久的一大批传统京剧的剧目开放上演、一大批被禁锢了10年之久的名家好手粉墨登场,蕴藏在京剧观众中的能量得到了释放,原有的京剧“票房”恢复开张,新建的“票房”择吉亮相,据说到1990年,上海就有“京剧票房”逾200家之多。比较**的也有4、50家。


  这些“票房”的特点是组织比较健全、完整,大部分依托相应的单位活动,由区(县)或街道文化部门组织开展活动,成为社区文化的组成部分。如今生存较为艰难,坚持活动的大部分是街道组织支持一部分、活动的票友自己出一点,解决活动经费。如坚持活动的普陀区长寿京剧团,街道无偿提供活动场所,成员每月拿出一些经费,补贴请来伴奏的乐队,为了节省开支,他们自己一专多能,既要唱,又能自己会一些乐器(包括打击乐),这样就可以省一些费用。这样的票房有不少。


  还有不少的是有系统组织开展活动,成为各行业系统职工文化活动的组成部分。如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京剧团、上海纺织京剧团、上海建筑师京剧社、铁路文化宫京剧团、电力系统京剧团。他们对宣传京剧艺术、活跃基层职工的文化生活起着重要的作用;因此,活动场地、活动经费得到一定的保障。但是,最近以来,生存越发艰难,有80多年历史的上海铁路京剧票房,和本不该成问题的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京剧团也基本停止活动。上海纺织京剧团、上海建筑师京剧团、电力系统京剧团依旧活动,与所属系统领导的理解、支持相关。


  综观上海票房兴衰、此消彼长,还是可以看到其中具有的一些共同的特点:


  1、“票友”大多为有一定文化素养、经济基础或社会地位的京剧爱好者。


  上海市政协之友京剧社,以曾经担任政协委员的老同志组成,如曾经担任华东师大副校长的张瑞琨、第二医科大学校长的谢荣国(九三学社)、上海市科协副主席的胡嘉福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大众**工程师孙振华(民建)、水利局副局长姚慰城(民盟)等。京剧社社长吴岭,曾经担任南汇区政协主席。


  现代建筑设计集团建筑师京剧社,从1956年建社至今,清一色的**知识分子成分,**建筑师、**工程师、还有同济大学教授;并且拥有中国工程院院士魏敦山。


  上海律师协会京剧社,法庭上的“铁口”,学唱京剧也是一丝不苟。拥有“东方大律师”荣誉的钱丽萍女士,既能贴上“片子”唱青衣,又能挂起“髯口”演老生,如今已是票房的***。


  春秋京剧票友社则因为清一色的领导干部而被戏称为“干部票房”。


  君子兰京剧传习社走的是“高端路线”,因此被称作“**票房”。


  2、“票友”一般设有固定的活动场所,俗称“票房”。他们定期活动,进行练习演唱、教授研讨京剧艺术。有的“票友”正式拜专业演员为师,唱念做打全面习练,提升自己的技艺水平。


  律师京剧社的钱丽萍,拜师钟荣,钻研程派艺术,已达火候。君子兰的朱丹,拜师舒昌玉,潜心梅派唱腔,令人刮目。现如今两位改唱老生,也有不俗表现。


  建筑师京剧社的虞永年,拜师杨畹农,多年努力,如今白发染斌,依然宝刀不老。


  国际京剧票房的穆晓炯,拜师周信芳大师的公子周少麟,已经在逸夫舞台亮相,《追韩信》、《徐策跑城》等麒派戏,唱、念、做、舞,已经象模象样。


  3、“票友”与专业演员关系密切,不少**票房、票友与演员融为一体。


  凡是水平较高票房,或请名角辅导、或请名角掌盘;名角、名家也愿意“潜水”票房,融洽关系、互帮互助。


  国际京剧票房成立后,先后由京剧教育家、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范石人,梅兰芳入室弟子、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舒昌玉以及关正明、李炳淑、邓沐玮、王芝泉、兰文云、王立军、王平、唐元才、李军、胡璇、史敏、王佩瑜等名家、名角到访,互动交流。


  春秋京剧票友社,由京剧艺术家李蔷华、**演员夏慧华、**琴师尤继舜担任票房的艺术指导。


  市人大京剧社,邀请京剧院10余名专业工作者分别担任生、旦、净以及乐队的辅导老师。


  君子兰京剧传习社,***就是**演员张达发、金锡华。京剧名家李蔷华、李炳淑、舒昌玉、尤继舜、夏慧华、陈平一等,经常出入其中。


  4、“票友”对京剧艺术的发展,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。他们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准,不仅观看、评论京剧艺术,还帮助整理剧目、曲谱,研究音韵。


  同济大学教授许锦文先生,不仅是票房骨干,还潜心研究京剧艺术、探究京剧大家的活动足迹,他写作的《孟小冬传》颇受欢迎。


  纺织京剧团的徐英耀,参加了上海文艺出版社组织的《京剧曲谱集成》(共10集)的整理出版工作,徐英耀担任6出戏(其中有张文涓、王玉田的《捉放曹》)的整理、记谱、写曲(包括琴谱、锣鼓经、身段),完成后成了上海戏校给孩子上课的教材


  同时还涌现出了不少名鼓票(鼓师)、名琴票(琴师)。海上亦社的楼庄东,编辑撰写了《中国京胡与琴师》,洋洋51万字,囊括了京剧史上有名姓的琴师600多位,京剧研究学者刘曾复先生指出:这本书“唯其视角的独特、资料的详实、采撷的艰辛,故而价值备存、值得推荐。”


  票房、票友对京剧事业的发展,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
  5、“票友”组织的流派研究活动,研讨流派艺术、撰写有关论文,介绍大家们的演艺、人品,展演流派剧目。


  1990年3月31日,国际京剧票房举办《纪念周信芳诞辰95周年联谊演唱会》;


  1990年8月19日,国际京剧票房与上海剧协、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举办《纪念徽班进京200年京剧演唱会》;


  1990年11月3—5日,国际京剧票房与新民晚报举办《纪念京剧泰斗余叔岩100周年诞辰·海内外余派会演》二场;


  2004年6月26、27日连续两天,海上亦社借座逸夫舞台,举办《纪念杨宝森先生诞辰95周年》京剧专场演出,除清唱以外,演出杨派名剧《武家坡》、《托兆碰碑》、《洪羊洞》、《坐宫》等。


  2009年10月,上海余杨京剧研习社,编辑出版了《百年杨宝森——京剧爱好者的怀念和风采》,收到了谢虹雯女士、叶蓬、关松安、许锦文等先生的提供的宝贵资料。专刊分为“怀念大师”(有杨宝森先生的各类照片及大事年表)、“名家题词”(有刘曾复、尚长荣、朱云鹏、叶蓬、武正豪、关松安、杨乃彭、于魁智、张克、杜镇杰、凌珂、陈平一、杨文蕙、杨洪钧、杨红川等)、“纪念写实”(有许锦文、杨洁、薛浩伟、赵志诚等纪念文章、诗词12篇;另有纪念演唱活动报道)、“票友风采”、“上海余杨京剧研习社介绍”等丰富内容,为推介、弘扬杨派艺术起了积极作用。


  纺织京剧团成立后,坚持为基层服务,为纺织创业品牌服务。除了剧场演出传统戏以外,还搞过好几次展现纺织企业精神、两次创业的创编节目。当时党委书记朱匡宇、局长姜光裕,联合写了一首创业歌,徐英耀就把它编成京剧,十来个人联唱,在杨浦体育馆演出,行业内反响很大。


  1995年1月10日,由文化部、广电部、北京市政府、上海市政府、江苏省政府等联合举办的《梅兰芳周信芳诞辰100周年纪念演出闭幕式文艺晚会》上,王诚沛作为上海的**一位业余演员,在第三章节《弘扬光大》中演唱“苏三起解”


  二.京剧艺术的振兴,需要各级领带给力


  近年来,京剧艺术的式微,京剧票房的萎缩,已是不争的事实。但是,中央领导对优秀民族文化、对京剧艺术的扶持,更是身体力行。尤其是***、***等领导同志,提出领导干部要带头弘扬民族戏曲艺术。


  ***同志在1992年1月23日题词:“弘扬民族优秀文化,振兴京剧艺术”。每年举办的新年京剧晚会,都亲自出席观看;并且在很多场合身体力行,有力推动京剧事业的发展。***同志从领导岗位退下来以后,坚持亲身实践京剧艺术,多年如一日,艺术造诣**;***同志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主持、组织了浩瀚的京剧音配享工程,还积极研究、改编部分传统剧目,取得显着成效。


  2012年1月18日晚,荟萃京沪两地京剧名角、新秀精彩表演的“上海春节京剧晚会”,在上海大剧院举行。***出席观看了演出,与上海民众共迎新春佳节。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,市委副书记、市长韩正,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云耕,市政协主席冯国勤等观看了演出。


  开场以前,***同志专门发表了一个讲话,他说,“上海市委市政府为了贯彻党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的、关于文化建设的决定,市委的办公厅,市委的宣传部,组织了这一次上海春节京剧晚会。


  这次晚会,“邀请了北京、上海两地53位名家,京剧的名家,优秀的演员和37位**的,全国的**的琴师、鼓师,一共90位老师,我全都认识,我一一的都可以叫出名字。我看过他们多次的演出,要是不好啊,我不会推荐给大家。


  “所以希望大家今天无论如何要hold住,三个小时包括15分钟,比你们平常听报告,不会长多久。”


  他还充满信心地说,“想当年,我在上海工作的时候,说过一句话,我当时说上海有506个局级干部,只要把这些局级干部紧紧的盯住,发挥他们的作用,上海的廉政就搞好了,上海没有什么大事干不成。


  “今天,上海大剧院有1500个座位,其中1200多都是上海市区两级的领导干部,需要在座的诸位给力,加强创新和指导上海文化艺术的新的振兴指日可待。”


  ***充满感情,和富有鼓动性的讲话,久久留在很多领导干部的脑子里。事实上,很久以来,***一直提倡和要求领导干部学会唱京剧。


  三.介绍几个票房


  (一)上海国际京剧票房


  1990年2月10日,以推动海内外京剧票友交流为宗旨的“上海国际京剧票房”(下称“国票”)正式成立。首任理事长由上海市老市长汪道涵亲自担任,副理事长由李储文担任、理事由各界贤达如舒适、吴承惠、程之等担任。


  “国票”是市政协、市委统战部领导的在上海众多的票房中**获得市级社团登记的京剧票房,后来挂靠在华夏文化经济促进会。***、***同志都对国际京剧票房的成立给与了很大的关心。时任市委书记、市长的***,曾经在一份专门的报告上批示:“我可作为一般会员参加,决不担任任何职务。活动我尽可能参加,但也不能都参加。也不要请我讲话,不要把我当特殊会员。”他不仅关心、而且还抽时间参加票房活动,鼓励“票房”要坚持办下去、要办好。同时,还像普通会员一样,两次交纳会费,一时传为佳话。


  “国票”是在1988年上海举办“海内外梅兰芳艺术大汇演”期间,由沪、港、台和海外的一些京昆爱好者倡议组建,并得到***、***同志的亲自关心,于1990年2月10日举行的“国票”元宵联欢晚会上宣布成立。


  1992年1月,经市民政局注册登记为艺术性社团法人组织。前后由有关的市老领导和社会名流担任领导、顾问和名誉理事。


  “国票”宗旨是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,增进上海京昆爱好者与海外京昆爱好者之间的了解与友谊,为继承、发展和普及、传播京昆艺术服务。


  “国票”会员主要来自上海的影视、曲艺、教育、卫生、新闻、经济、政法、机关等系统,以及台港和海外人士。会员中不少知名度很高的各界人士。


  1、对上海与海外票友的联谊,做出贡献


  (1)通过协助港台、海外票友的演出,增进了相互间的了解和友谊,沟通了与港台、海外京昆艺术团体、票房之间的联系和合作。“国票”协办的有影响的演出有——海峡两岸京剧名家名票联谊演唱会、海外名票鞠仁杰、谭德明京剧专场、罗寿福告别足球及程派演唱50周年纪念活动、台北雅曲国剧团访沪联谊演出、华盛顿·洛杉矶京剧票友旅沪联谊演唱会等。


  (2)开展与海外票友联谊。票房利用适当机会,开展与海外票友联谊,交流艺术、增强感情。如上海天蟾逸夫舞台开台、香港上海总会、香港宁波同乡会等知名人士来沪之际,汪道涵、李储文、朱达人、毛经权等不仅会见上述人士,并由票房举办联谊演唱会。港台和海外名票金如新、张雨文、钱江、李和声以及美国奥斯卡金像奖评委卢燕等,都到访过“国票”。


  2、举办纪念京剧名家演出活动


  “国票”在京剧名家诞辰或逝世纪念日,汇集其时的名家名票,举办演出活动,上演经典剧目,如纪念须生泰斗余叔岩100周年诞辰——海内外余派会演、纪念京剧大师梅兰芳、周信芳百年诞辰京剧演唱会、纪念艺术大师程砚秋逝世33周年——王吟秋程派专场演出、纪念京剧名家程君谋100周年诞辰专场演出、纪念京剧大师杨宝森诞辰90周年联谊会等。孙钧卿、李如春、王少楼、艾世菊、筱高雪樵、王吟秋、孙鹏志、王正屏、梅葆玖、周少麟、李宝春、张学津、尚长荣、舒昌玉、程之、夏慧华、舒适等名家名票踊跃登台。


  3、积极参加各类社会活动


  “国票”为参加上海艺术节和纪念徽班进京200年活动,分别举办“海内外京剧联谊演唱会”,港台名票张雨文、钱江、谢许萍苏、杨天以及迟世恭、梅葆玖、周少麟、尚长荣、王梦云、蒋慕萍等参加演唱。


  “国票”参与的其他各类社会演唱活动还有:本市各界人士中秋晚会、市政协元宵晚会、敬老联谊、海外联谊、企业文化联谊、电影沙龙“追忆芳香京剧清唱联谊”等。


  票房接待过江苏、浙江、江西、北京、天津、贵州、云南、深圳等地的票房票友,如北京国际京剧票房、贵州省老干部活动中心京剧联谊会、南京金陵京剧艺术联谊会、南京金陵汉宝国剧社、杭州长春京剧票房等。


  票房组织成员赴外地票房访问交流。1992年10月25日,应无锡市民建票房邀请,赴无锡交流联欢。1998年11月7日~8日,应宁波市第二工人文化宫、宁波市职工京剧团邀请,赴宁波参加庆祝宁波市职工京剧团成立4周年暨浙沪苏京剧票友艺术交流联谊活动。


  4、坚持练唱、彩排演出


  20多年来,坚持每周练唱,至今逾千次。同时还在一些喜庆的节日,会员粉墨登场,已演出剧目有:《大登殿》、《法门寺》、《草船借箭》、《清风亭》、《百花赠剑》、《状元媒》等,“国票”自己举办的专场有:《’97博扬京剧演唱会》、《喜庆香港回归、弘扬中华国粹—京剧联谊演唱会》、《迎接澳门回归—京剧书画联谊会》、《党旗飘飘千秋扬--京剧演唱会》等。


  5、着书立说、弘扬国粹


  为适应京剧爱好者初学唱腔的需要,1993年11月10日,票房录制《练唱伴奏带》。内容为程之教唱余派名剧《空城计》、《捉放宿店》唱段,王思及教唱余派名剧《洪羊洞》、《搜孤救狐》唱段,舒昌玉教唱梅派名剧《西施》、《凤还巢》唱段。伴奏带共发行200套。


  票房成员还着书立说。秦绿枝撰写《戏迷谈戏》,上海书店出版社1997年9月出版;卫明撰写《周信芳传略》,发表于《艺术百家》1991年第1、2、3、4期;杨柏年整理麒派名剧《打严嵩》,收录于上海文艺出版社《京剧曲谱集成》第10集,1998年12月出版;郭忠言撰写《漫谈京剧《辕门射戟》》等评论京剧小生戏文章10篇,散见于《京剧票界》等报刊。1995年2月24日和10月4日,票房协助程之家属分别举行《程君谋演出本》、《我这一辈子》赠书**仪式。


  (二)春秋京剧票友社


  2001年6月,一个新的票房诞生,名叫“春秋京剧票友社”。票房不大,初建时仅有4人,后来增加到6人,加上经常来活动的“戏友”也未超过10人。这个票房的引人注目之处就在于它的“成分”——清一色的领导干部:顾问,原上海市委副书记杨堤;原上海市委常委、副市长王鉴;原上海市委副书记、市政协主席王力平。票房的成员是:原上海市委常委、市政协副主席朱达人;原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王明权;原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局长汪云章;原上海市轻工业局局长、市政协常委范大政。京剧艺术家李蔷华、**演员夏慧华、**琴师尤继舜担任


  票房的艺术指导。


  2004年11月13日***在锦江小礼堂兴致勃勃观看“春秋社”的演唱,并对他们把自己的夫人、孩子也学会唱京剧大为赞赏。随后,***同志也兴致勃勃的演唱了《乌盆计》、《打渔杀家》、《红灯记》等选段,勉励大家努力为弘扬京剧艺术做贡献。


  2004年2月15日,***携夫人劳安来到市政协文化俱乐部,和“春秋社”联欢,他不仅认真听每个人的唱,还给与适当的评价。***还和夫人联袂,***拉琴,手法敏捷;劳安演唱,声情并茂。两人一拉一唱,丝丝入扣,被誉为“中华第一绝配”。*****叮嘱大家,“一定要坚持下去”。


  2005年4月30日,***再次和“春秋社”联欢,并亲自演唱了言(菊朋)派名剧《让徐州》,字正腔圆、委婉跌宕,朱夫人劳安演唱的张(君秋)派名剧《状元媒》,程(砚秋)派名剧《锁麟囊》,情真意切、委婉动听。***同志高兴地表示,以后我来上海,一年搞一次联欢活动,并再次叮嘱,“一定要坚持下去”。


  2007年1月10日,“春秋社”赴广州,与***同志联欢,***为汪云章操琴伴奏马(连良)派名剧《苏武牧羊》,为朱达人操琴伴奏裘(盛戎)派名剧《铡美案》。


  2007年11月25日,***再次来到上海市政协文化俱乐部,与“春秋社”演唱联欢。


  2008年9月12日,“春秋社”北上进京,看望***夫妇,并联欢演唱。


  2009年12月8日,***实践自己“一年一次”的诺言,再次与“春秋社”联欢,这次***特地为汪云章的夫人孙玲珠、王明权的夫人毛柏琳操琴伴奏,很让她们感动。


  2010年2月2日,“春秋社”又一次南下广州,与***夫妇联欢演唱。


  6年多,***夫妇与“春秋社”7次联欢演唱,充分显示了***夫妇对民族传统的文化艺术的挚爱、追求,也体现了他们言出必行、严谨认真的作风。


  这个被戏称为“干部票房”的几位志同道合者,为了提高文化艺术修养,宣传弘扬国粹艺术,以戏会友,卓有成效——


  1、认真学习京剧艺术,不断提高艺术修养。


  年轻时,看戏听戏是他们的业余爱好,退休后,建立了票房,使他们有更多的机会直接参与到京剧艺术实践中去。早有基础的王明权、汪云章,通过恢复练唱,很快进入状态,各自的老生“余(叔岩)派”、“马(连良)派”唱腔演绎得有板有眼。朱达人对花脸艺术情有独钟,专攻净角,在尤继舜的指导下,很快学会了很多“裘(盛戎)派”名段。范大政嗓音洪厚,演唱“麒(麟童)派”戏声情并茂。四人各有所专。10年来,他们遵循***“一定要坚持下去”的指示,坚持每周活动一次,从未间断,经过多年努力,已经比较熟练地掌握了一批传统剧目。


  2、努力宣传,弘扬国粹。


  (1)通过自己的艺术实践,去宣传、感染周围的同志和社会上的朋友。


  2001年,他们录制了一套CD,取名《春秋雅韵》,分送给有关领导和朋友,以此说明,学习京剧艺术不难,只要努力、下功夫,是可以学会的。2002年4月30日,他们借上海大剧院中剧场,**粉墨登场,举办《迎五一京剧演唱会》。时任市委书记**,甚至在前一天的市委常委会上宣布这一消息,并号召市级领导观看演出。时任市委副书记王力平、龚学平不仅观看演出,并且欣然题词祝贺。省部级、厅局级领导与专业演员同台表演,实属少见,一时间引起轰动。此后,2003年1月19日《迎春京剧演唱会》;2003年11月18日《金秋京剧演唱会》等先后亮相,促进了社员们京剧技艺的长进。


  (2)编印京剧艺术的普及读物,向年轻的领导干部宣传京剧艺术基本知识。


  ***同志专门为他们编写的《京剧春秋图说》题写书名。此书内容丰富、文字简练、装帧精美、综合准确,既是知识性读物,又具收藏价值。


  (3)组织弘扬京剧艺术的“三个一”工程。


  组织一次有一定规格的京剧艺术研讨会。2005年7月12日,在上海市政协文化俱乐部举办,朱达人、尚长荣、李炳淑主持。市政协、市委宣传部、市文广局领导以及李玉茹、李蔷华、周少麟、舒昌玉等60余位专家学者济济一堂,热烈讨论京剧艺术的传承和发展。


  出版一本振兴京剧艺术的论文集。2005年11月,在7月研讨会的基础上,春秋社编辑出版了《传承创新之光》一书,刊载了33位专家、学者、艺术家、领导、票友对京剧艺术继承、创新和发展的论述。


  举办一次京剧名家、名票演唱会。2005年11月25日,一台名为“弘扬民族文化、振兴京剧艺术名家名票演唱会”在上海逸夫舞台成功举办。


  “三个一”工程,体现了春秋社的“使命”意识,取得了很好的反响。


  3、以戏会友,广结戏缘。


  春秋社建社以来,与上海**的票房,如“人大”京剧社、国际京剧票房、君子兰票房、白玉兰票房、纺织京剧团等保持着较密切的关系,每逢重大活动,都互相配合,共同为振兴京剧事业出力。


  春秋社还与兄弟省市的京剧票友社建立了较密切的联系。2004年6月,春秋社和南京市政协的京剧团建立联系,以后又发展了与武汉、内蒙古、徐州等地政协京剧票友组织的联系,每年轮流到一地进行大型的京剧联欢活动。不进切磋、交流技艺、提高水平,而且研讨、交流各地的信息、经验。


  多年来,春秋社与全国各地(包括台湾地区)的专业演员结交朋友、建立友谊。梅葆玖、叶少兰、孙毓敏、张学津、***、燕守平、杨乃彭、李宝春、谭孝增、兰文云、王立军等都造访过春秋社,并互相成了好朋友。


  4、组织“京剧艺术在社区”的系列活动。


  从2007年4月开始,春秋社有计划地深入社区,与基层的京剧票友联欢。**活动选择黄浦区,内容不仅包括京剧演唱联欢会,还举办京剧艺术摄影展览,100多块展板中,有反映老一辈艺术家的京剧生活,更有中央领导***、***、***等关心支持京剧艺术的生动写照,还有反应京剧艺术绚丽多彩表演魅力的写真,全方位展示了京剧艺术。这种下社区活动已经坚持多年,以后又和闸北、卢湾、长宁、静安、徐汇、杨浦、松江、浦东等区,以及复旦大学、驻沪部队等进行联欢。市委老领导王力平,京剧表演艺术家李蔷华、**演员夏慧华等积极参加;所到地区的党、政领导也非常重视,更受到戏迷群众热烈欢迎。这种近距离和艺术家、领导的交流、沟通,看作是一次难得的机会,大家共同为弘扬京剧艺术而努力。


  (三)上海市人大京剧社


  2006年的冬天,***同志对龚学平说,人大也应该为普及京剧、弘扬国粹做点贡献。准照老领导的要求,龚学平马上着手在市人大机关组织京剧活动,开头就叫京剧兴趣小组,后来改名上海市人大京剧社。


  1、放低门槛、提升兴趣


  京剧社成立条件很低,只有两条,一条是人大的机关干部,还有一条就是人大代表。符合这两条,只要你有兴趣都能进来。凡事开头难,刚刚开始确实是不容易的,再三动员来了三五个人,老师倒来了三个;最少的时候只有一两个人在,实在让人看不过去。小组的同志坚持了几个月,使机关对京剧的认识有了变化,原来觉得京剧博大精深、离自己还是比较远的,只有几个人会哼唱几句样板戏。原来真的要进门还不是很难的,陆陆续续,又有一些同志、包括年轻的以及女同志,都参加了进来。现在已经拥有31人的规模,恐怕是目前**的“票房”了。达到了建社初期的要求,就是通过人大的京剧社活动,“一是要让国粹弘扬起来,二是带动机关的文化建设”。


  2、自创自编、提升水平


  京剧社除了认真学唱传统戏,还根据不同的活动,创作、演出了不同的节目。2009年春节,***同志参加上海市春节团拜会,作为**一个非专业团体参演的单位,龚学平带领京剧社以一曲京歌《我是人大代表》,向领导汇报;


  2009年9月,在上海市市级机关工委组织的新中国建国60周年纪念活动会上,京剧社表演了京歌《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》;


  2010年元旦,京剧社参加了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戏剧频率举办的《星期戏曲广播会·元旦迎新春专场演出》,龚学平等六位社员分别表演了彩唱和清唱;


  2011年4月,京剧社参加了上海总工会举办的纪念建党90周年“五·一”晚会,一曲京歌《咱们工人有力量》荣最佳表演奖;


  2011年7月,京剧社携手市政协的票房,共同组织举办了纪念建党90周年京剧清唱会,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戏剧频率分四天播出演唱会实况录音。每年的市人大春节联欢会,京剧社的演唱成了保留节目。


  不仅如此,龚学平、刘云耕主任在带领市人大代表团出访外国的时候,会安排出访团中的京剧社成员,为外国朋友演唱京剧,让外国人领略中国国粹的魅力。


  3、逐年提高、提升“名气”


  京剧社成立以后,遵循***同志要不断提高的要求,根据社员的不同条件,分别生(老生、小生)、旦(青衣、花旦、老旦)、净不同行当的担当,慢慢形成了生、旦、净当中,各个流派的继承、学习。老生行当中有(麒麟童即周信芳)派、杨(宝森)派、马(连良)派、余(叔岩)派、谭(富英)派、言(菊朋)派;青衣有梅(兰芳)派、程(砚秋)派、张(君秋)派、花旦有荀(慧生)派;小生有叶(盛兰)派,花脸有裘(盛戎)派,老旦有李(多奎)派。加上专业老师因人施教,使得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特点,进步明显。


  京剧社成立以来,先后邀请京、津、沪京剧名家梅葆玖、张学津、***、李浩天、王平、李佩红、李蔷华、李炳淑、夏慧华、陈少云等来指导,帮助提高。


  每年还与本市**的票房,如春秋京剧票友社、政协之友京剧社、以及君子兰京剧传习社、白玉兰京剧票房、上海市律师协会京剧社、复旦大学票房、上海德邻文化艺术团京剧票社等,开展联谊交流、取长补短。与此同时,还积极开展与外地的票友的联谊,接待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、原北京市副市长张百发带领的北京票友,又到苏州、无锡、张家港等地,与当地的票友联谊交流。


  ***同志对人大京剧社的成长发展,始终给与了关心和鼓励。2007年、2009年、2010年、2012年,先后四次听取京剧社的汇报和演唱。在每次汇报以后,他都会提出新的要求和希望,鼓励大家“要精益求精,追求字正腔圆,唱准、唱好每一出戏,在学习中传播国粹艺术”。


  建社五年来,上海市人大京剧社已经成为上海市群众文化活动的一张“名片”,为普及京剧艺术、弘扬民族文化,做出了自己的努力。


  2010年11月16日,京剧成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“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”。


  四.京剧票房和票友,是京剧生命力的原动力、是京剧传承的重要途径。


  因为这些票友的存在,使京剧具有了较为深厚的群众基础,使其避免沦为僵化的“博物馆”艺术。如同其他传统艺术一样,京剧艺术的进一步发展遇到了瓶颈。在这样特殊的时候,各级领导一定要向中央领导学习,真正地关心、爱护传统艺术;不是在口头上,而是要在实践中,给与各种帮助,比如对于推广民族戏曲活动的团体,给予免费的活动场地;系统单位对于本系统的票友活动给与一定的费用补助(用于邀请专业老师辅导和乐队开支);社区、街道对于居民的学唱、演唱活动给与一定的经费支持,而且要有组织的邀请一些专业人员给与辅导,使居民的自发活动长久、持续。反过来,这些“票房”在搞好社区文化工作、创建和谐社会会发挥一定的重要作用。


  (本文在调查采写过程中,得到了谢润昌先生的大力协助;同时,受到了有关票房负责人员的热情接待,给与介绍;龚汶瑶为录音资料的翻写作了大量的工作;有关“春秋京剧票友社”章节,不少材料取自朱达人编着《春秋京剧图说》。在此一并表示感谢!)